万博

欢迎访问 浙江万博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官网
新闻中心

睡前胶囊 王钦 :月之美兔的忧郁 — 试论虚拟主播

作者:万博  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  时间:2019-10-24 11:57  点击:

  由北京电影学院与中国科学院大学共同主办,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与睡前Futurelab承办的,以“开物与顿悟”为主题的艺术与科学论坛上,北京大学国际批评理论研究中心王钦博士后,围绕虚拟偶像进行了主题阐述。

  虚拟偶像不知道大家了解不了解,跟现在大家看到的真人直播形式不同,虚拟直播的VTUBER源于在2016年出现的日本虚拟形象,叫绊爱——大家有没有看到过?现在在网上非常火。出现了之后,它在Youtube开设了两个栏目,到了今年的4月份,订阅数量达到了249万。两个频道的视频播放分别达到2.55亿跟1.44亿。简单来说,所谓虚拟主播就是利用一些设备捕捉动作和表情,你做什么动作,虚拟的人物就做什么动作,这是很简单的技术。但是这个技术引起了很大的潮流,其中在2017年下半年出现了VTUBER四天王:绊爱、Nekomasu、辉夜月、Mirai Akira 、电脑少女Siro。对,有五个人。截止到今年2月份,虚拟主播的总数突破7千个。我今天的报告就是关于Vtuber的文化现象的。

  虚拟直播的形态可以区分为三个身体:首先是屏幕背后操作的具体虚拟偶像,所谓“中之人”;其次,呈现在屏幕上的虚拟人物构成第二个身体,叫做Chara,我后面会讲到,Character跟Chara恰恰是在日本动画研究领域被非常精致地区分开来的两个概念,Chare就是你在屏幕上看到的很可爱的形象。

  最后一个Persona身体是指具体受众所接受的形象,听上好像有点抽象,其实一点也不抽象。想想真人直播:也有两个身体,就是Person跟Persona,由直播者扮演的某个具体形象和特定人格——哪怕自身不是傻白甜,但呈现出来的形象就是傻白甜。基于主播跟受众之间的默契,Person跟Persona之间具有统一性的关系,所谓人设跟黑历史等状况。不过Vtuber并不仅仅是在这两个身体之上加上另外一个虚拟身体,Vtuber达成了真人主播难以实现的Person和Persona彻底的统一,而且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两个身体之间的关系。

  绊爱始终否认自己形象背后存在的中之人,始终向粉丝呈现着我就是人工智能,没有人在操作我,我是完全自主的,而且粉丝也乐意将这一点接受为人设。因此在Person这个层面上这个身体被完全扭曲了,Person和Persona存在的缝隙得到了缝合,呈现在观众面前是一个完美的不会出错的身体,Person和Chare之间完全统一。

  因此在绊爱跟受众之间的交流互动形成自我封闭的空间,任何貌似跟人设不相符的情况,都可以被立即回收到人设当中去。有意思的现象是绊爱抹去Person的做法,在更多的Vtuber中并不常见,因此在绊爱那里形成的Vtuber跟受众之间的交流闭环,存在有待分析的现状,也就是为什么受众为什么愿意接受绊爱的自我设力,而不去追究中之人究竟是谁。换而言之,重要的不是受众到底知不知道绊爱并不是独立的人工智能,而是他们假装不知道。

  更具有象征意义的将人设崩塌作为基本人设而登场的Nekomasu,它的虚拟形象是个小女孩,声音却是中年男性配音,跟小女孩形象不符。于是,Person这个纬度每时每刻地在场,另一方面Chare这个虚拟性本身集合了比如说制服、口头禅等等所谓萌元素的形象。

  经过Chare的中介,中年男性的声音也好、性格也好、言谈举止也好,一切都将得到转码,并收编到Vtuber跟受众之间的交流闭环之中。没有谁会愿意在屏幕跟前看一个中年男人,一旦经过很可爱形象的转化,同样的内容就作为反差萌的例子得到传播。

  在这里,虚拟形象Chara之所以能够促使VTUBER跟受众之间形成封闭的交流空间,一个重要的前提似乎是这一形象的构成方式。借用Person跟Persona之间的区分,Vtuber的形象以Chara划分,Chara指的是通过图像和某个形成来确定自我统一性,仿佛具有人格的形象,而Character指的是在一个确定的叙事语境内部来确定身份。Chara可以从原本的叙述语境当中独立出来,放到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语境。也就是说Vtuber本身不属于任何一个叙述语境,只有在现身于屏幕那一刻起才有自身统一性,这样一个没有故事背景,脱离语境的形象出现在受众的时候,受众却很熟悉构成这一形象的要素,比如丝袜、发卡、制服等等,这些要素在背景层面形成了不断自我丰富和更新的动态数据库。

  与此同时,不可忽略的是,Vtuber与受众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数据库消费所能穷尽的,也就是受众并不仅仅是在消费各种萌要素。以人设崩塌为基本人设的做法,最终通过反差萌的范畴,回收到交流闭环当中,而且绊爱对内控操控者中之人的坚决否认,也同样可以被收编在交流闭环当中。在这个意义上,如果我们仍然局限于数据库消费的视角,便只能说一切特征一切要素都是萌要素,由此带来数据库一切特征,甚至消减数据消费的分析能力。

  要问的是Vtuber跟受众之间交流的条件究竟是什么。在数据消费当中,很朴素很重要的前提,这些默认分享跟构建数据库的预宅族,他们共同拥有关于ACG文化的某些知识,正是因为这些知识的共同认识和交流,类似于萌要素数据库之类的背景才能够成立,也就是说,要素数据库恰恰是人们交流分享彼此之间的共同知识的结果。

  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Vtuber有两个部分构成,分别为内容层面的萌要素数据库和形式层面的交流数据库。一方面,不经过萌要素数据库,受众无法将原本属于中之人的Person层面的动作特征,投射到Vtuber和Person身上。另外一方面,同样关键的是,缺少交流数据库,受众之间不存在消费萌要素数据库中的共同问题。而交流数据库得以成立,比如视频都有弹幕,观众得以互相交流的各种各样的数据,而这些数据共同构成了所谓的交流数据库。如果说Vtuber和受众之间的交流闭环,只是对于形式和内容意义上了解数据库相合扭结的状态加以确认和再生态,那就没有办法为既有的文化、生态、语法、模式带来任何新的东西。从结果来看,Vtuber似乎不仅能够回应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保留的想象,而且将一切对于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形象,全部都封闭在了交流闭环的自我增值和自我消化过程当中。

  在这个意义上,一个名叫月之美兔的Vtuber,或许我认为能够为突破上述困境提供可能的出口。2018年2月8日,月之美兔公司彩虹社推出了八位Vtuber,初衷是为了推广自己的手机APP,但数量众多,由于缺乏资金跟技术支持,无法做到像绊爱那样呈现丰富的表情跟动作。而且对于中之人,如何经营这个Vtuber,公司也缺乏足够的规划。惊讶的是,这个堪称粗制滥造的Vtuber,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获得了20万的订阅量。按照官方人物设计,月之美兔年龄是16岁,是高中二年的班长,但是中之人在直播过程中完完全全打破了这些设定。本该隐藏起来的与中之人的Person相关,而与月之美兔Person相悖的一些特征,没有完全隐藏起来。这一点将月之美兔区别于迄今为止出现的众多Vtuber。

  月之美兔的中之人不经意间流露出不专业的行为,根本上也没那么有趣好玩。这些言谈举止之所以有趣,比如我去喝水了,是因为它们让观众感受得到一种独特的存在感。有论者将这种实在感称作“实在性”:在喝水的月之美兔那里感觉得到、在喝水的主播那里却感觉不到的感觉。真人主播说我去喝水了,我们并不会感到什么异样,因为人就要喝水。而在月之美兔这里,虚拟人物本身不需要喝水,只不过是背后的操控者需要喝水。但是无论是动用萌要素数据库还是交流数据库,都无法用喝水这个平常行为合理化。我们能够理解月之美兔喝水的行为,并感到有趣,不是因为从中看到月之美兔的特征,仿佛喝水就是一个萌要素;也不是中间通过月之美兔看到中之人的特征,仿佛我们会对屏幕背后的人喝水这件事暴露多大的兴趣。反而是借此看到中之人正在扮演月之美兔的行为本身,引起我们的兴趣。

  另外,我们所看到的扮演行为是不经意的,根本而言并不属于扮演的行为。令观众感到奇异的瞬间,直接指向的不是Vtuber的三个身体,而是观众本身,这个瞬间让观众意识到自己与Vtuber之间的距离,暂时将自己从交流闭环中抽离出来。

  通过月之美兔的喝水,我们看到的是中之人作为特定的个体,在特定的场所,扮演着特定的虚拟角色。于是原本顺理成章的,被交流闭环的萌要素、被各种所谓的既定语法所再生产的行为,在这些瞬间成为偶然的、不必如此的行为。

  这些瞬间并没有将观众带到另外的虚拟现实。这些瞬间将观众带到他们本来生存的现实。本来的现实并不是观众暂时接触的日常环境或者网络环境。恰恰相反,倘若我们所属的现实已经是被各种交流数据库,比较弹幕、表情包、贴吧讨论、朋友圈转发点赞、C刊指标……倘若我们被这些包围——而且我们总是已经被它们包围——我们就会自觉不自觉地根据现有的语法和游戏规则参与其中;更进一步,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交流已经被日趋固化的群体边界固定,那么任何带有公共性的话语都成为某个既有的交流闭环内部的自我确证。

  月之美兔喝水引起陌生感、有趣的瞬间,向我们提示的现实性确实性实在性就是:Vtuber等现象得以根本成立的前提,不是技术的进步和评价化,不是萌要素数据库,不是交流数据库,而是本身无法自我显现,却被各种各样的社会机制——无论是教育的、政治的、经济的、学术的——各种社会机制不断攫取、分化、差异化的那个现实生活。而在这个本身没有目的,不指向特定实现方式的现实那里,我们总是重新构想未来,重新安排生活,这也是月之美兔这个看上去毫无意义、粗制滥造,根本就没有什么深刻性可言的虚拟主播,可能成为我们与真正的所谓日常生活与真正所谓的基础达成一个直面关系的契机的原因所在,也就是为什么月之美兔在这里面的意义超越了虚拟主播在技术和文化上打开的空间,重新回到了我们日常生活当中各种各样交流的场所。

  王钦,纽约大学比较文学系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国际批评理论研究中心博士后。主要研究领域包括中国现当代文学、批评理论、政治哲学等。

  「睡前胶囊」一粒过脑又走心的药,是睡前创新学院出品的专题栏目,鼓励艺术与科学之间具有前瞻性的、平行与平等的对话;关注并探索艺术与科学的发展最前沿;在科学中发现艺术性,在艺术中发现科学性;将最高水准的纯艺术、设计、纯科学、技术等领域专家学者的思想案例并置于梦的时空。

万博

上一篇:新闻:和平区恒力直流电机维修哪里找

下一篇:茶包在高温下释放百亿塑料颗粒! 建议避免使用茶包


万博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产品中心 | 企业荣誉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2016 浙江万博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赣ICP备18016433号-10   万博,万博manbetx官网